云糊糊

emmmm

嗯………来点小玩意儿自娱自乐…
有私设,ooc,双晴明
就两晴明腻歪腻歪腻歪…
好吧就这样…




  病中的黑晴明格外的粘人。
  唇色发白,面颊绯红。喉间不时翻涌起因不适而压抑的低咳。
  晴明把他从被窝里拉起来,让他靠在自己怀里,一口一口地把药喂到他嘴里。黑晴明也异常乖巧,尽管口中的涩味呛的他几欲流泪,他也仅是用鼻尖蹭了蹭白晴明的颈间。
  有时候糊涂极了,转不过弯来,伸手掐着白晴明的脸,明明想笑出声,又拗不过喉咙的刺痛,泄出几句气声。
  这时候白晴明就开始笑他。
  黑晴明有时候气不过,伸手去挠白晴明,一番挣扎,原本宽松的衣服更加松散的要命,红的像是滴血的乳尖晃的白晴明心烦,又顾忌黑晴明的身体,只好把他拉过来,摩挲着嘴唇,柔顺的亲吻一番。有时候难受极了,黑晴明就会无意识地蜷成一团,如若是白晴明在身边的话,黑晴明就会像一只大型的猫科动物一样,不声不响地窝在他怀里。
  黑晴明自身的恢复仍然需要灵力周转,对灵力的需求自然也是只多不少,因此尽管是最稀松平常的小毛病,白晴明也慌的不成样子。黑晴明常常会笑白晴明大惊小怪,可这种时候白晴明都会将黑晴明压倒床里。毕竟,对待不讲理的病人,堵上嘴当然是最好的方式。

  不外乎黑晴明,白晴明也会生病。
  不过白晴明就显得安静多了,一直跟着黑晴明,无论黑晴明去哪都紧紧跟着。面上的表情严肃异常,偶尔还会絮絮叨叨地说教,势必要将黑晴明弄的哭笑不得才罢休。
  不过还是有一点没变的,黑晴明总是这样跟白晴明说,无论怎样你还是温柔的让人诧异。
  这种时候,白晴明也会把黑晴明压倒榻上,毕竟他常自认为这种行径是痊愈最好的良药。
  自黑晴明从那场战争熬过来,已经稳妥顺当地度过了一段与白晴明相当腻歪的时光。不过故事终究还是有一个不甚完美的结局,八岐大蛇被封印之后的第三年,黑晴明最终还是抵不过灵力的耗损,入不敷出的灵力已经让黑晴明无法继续承担起一个孱弱的躯壳。
  又或许是本身骨子里头带着对本源的归属感,黑晴明还是选择在弥留之际将自己所有的灵力凝在白晴明的念珠上。
  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,与白晴明合体度过漫长岁月的一种方式吧。

评论(14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