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糊糊

emmmm

这个星期没有少锦使我脱发…
日日沉迷等待季鹰出场…
睡觉之前突然想到这个,突然觉得小棠可爱的飞起…
很拙劣的笔墨,看着开心下🌚

袁小棠这辈子干过最大胆的事,怕是与父亲顶嘴也比不上。

季鹰难得忙里偷闲,闭着眼睛,后仰着头小憩。

袁小棠也不知道是不是搭错了神经,悄声摸进了季鹰的书房,伸手虚抵着季鹰的脖子,一个跨坐上去,舔了季鹰嘴角一口,趁着季鹰愣神的时候,砸吧砸吧了嘴,逃的飞快。

季鹰回过神之后,才觉得自己嘴角处被亲过的地方灼烫的吓人。

评论(2)

热度(19)